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1.进入别墅

    陆理终于站在了那栋他心心念念的白色小别墅面前。

    清迈郊区的一处山林别墅区,一栋栋红顶白墙的小别墅散落在山野之间,陆理要找的那栋,正立于一片山坡上,后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小树林,前面是一条细长的山路,路边还有一个指示牌,陆理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别墅很熟悉,把手机掏出来翻到沈好美发的那张微博照片上,同样的别墅同样的指示牌,连指示牌上的字也大致对上了,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一直寻找的白色别墅根本没有在湄宏顺,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错误的地址打圈圈。如果不是跟踪咖马,亲眼看着他进入了这栋小别墅,他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发现这栋别墅的正确地址。可奇怪的是沈好美微博发出的那张照片显示出的拍摄地点经纬度明明是长颈村,别墅的实际地点为什么又在清迈呢?陆理有点想不通,但不管怎样他们总算终于找到了这栋别墅的真正地点了。

    他们跟踪咖马一路而来的车辆就停放在别墅外面的小路上,李羌点了一根烟,陆理原本是不抽烟的,也问他讨了一根,在车厢里云烟雾饶了起来。

    他在想几个问题:

    1.沈好美和路佩佩会不会在别墅?

    2.怎么进入别墅呢?

    “让李琳琳她们也过来吧,大家一起讨论下下一步怎么办。”因为怕自己离开期间,李琳琳她们又有什么意外,自己拆掉摄像头的举动说不定已经打草惊蛇了,想了下,陆理伏身把烟头摁灭在了车厢内的烟灰缸里,冲着前座驾驶位的李羌道,停了下,又强调了一句,“记得让她们和村长好好告个别,就说我们不打算继续找别墅了,打算回国了。”

    “好的。”李羌应声道。

    “把对面那栋别墅高价租下来,给房东一个高额的封口费,我们在那住几天,观察观察再看。”陆理停了一下,又把视线落在与咖马进入的别墅一条马路相隔,正对面的那栋别墅上,眯着眼睛迎着洒在车窗玻璃上的阳光吩咐道。

    “好的。”李羌听令,下了吉普车,只留下陆理一个人继续监视着咖马进入的别墅的一举一动。

    李羌租住的这栋别墅,地理位置绝佳,在二楼窗台的重重窗帘后面偷偷架个望远镜,对面的一举一动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可惜对面的窗帘却一直紧闭着,观察了这几天,只有一次夜深了,看到3楼最右边的窗户窗帘曾拉开过一个小缝,一个纤细的长发女人的剪影出现在窗口,但马上,窗帘就又关上了,陆理望着这个剪影,只觉得万分熟悉,心中想的那个人名呼之欲出,但还是犹豫着否决了。

    “陆总陆总,这个人好像是上次故意告诉我别墅在山上,引我进山的那个大姐,她怎么也在这里?”第三日正午,别墅的大门终于开了,里面出来一个菲佣打扮的妇女,拿着菜篮子走了出来,站在门口还左顾右盼了一下,此刻2楼拿着望远镜的李琳琳正看到这一幕,急急的朝着身后招手。

    “你确定是上次那个人?”原本安静的坐在2楼客厅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小憩的陆理闻声起身,大踏步走到李琳琳身边,接过望远镜朝窗外看了一眼。

    “对,没错,就是她引我们上山的。”李琳琳又强调了一遍。

    “把她引到我们这里来。”陆理盯着望远镜道,末了,又恶狠狠的补了一句,“如果她不过来,强掳也要掳过来。”

    李琳琳闻言立马回头和其余几人如此这般快速商议了一番,几分钟后和赫珊两人出了门,那个菲佣已经沿着门前小路走了一点距离,李琳琳和赫珊装作不经意间撞了菲佣一下,见到菲佣的脸后一脸惊讶道:“哎呀,陈姐,你怎么也在这里。”

    “你们……”陈姐见到李琳琳和赫珊后更加惊讶,脸上的表情风云色变,瞪大着嘴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

    “我们来清迈玩了,这里风景真不错啊,是吧陈姐!我们还专门在这里租了间小别墅呢。咯,就是对面那栋。”还是李琳琳笑着缓和了气氛,说着还朝着对面的别墅指了指,像真的遇到了老友至交似的热情招呼道,“走,陈姐,要不要去我们家喝喝茶。”

    “呃……不了不了,谢谢谢谢。”陈姐看到李琳琳所指的那栋别墅,更是表情一滞,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想些什么,迟疑了一会儿马上连连摇头,转身急急欲走,谁知手臂立马被一个大力抓住,背部也直觉被一个利器抵住。陈姐面色大变,扭头正见到赫珊冰冷着一张仿佛要杀人似的表情望着自己,命令道:“走吧,大姐!”

    恐慌立马浮在了陈姐脸上,她却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乖乖的被李琳琳和赫珊两个人推搡着进了陆理他们的别墅。

    刚进门,早已埋伏在门后的李羌一个擒拿手把陈姐给擒住了,另一边的泰森立马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套了过来,几下就把陈姐给捆了个结结实实,陈姐惊恐不已,正要大喊大叫,刚张嘴“啊”了一声了,一个脏兮兮的抹布就塞了过来,一把堵住了她的嘴,前方的咪咪掐着个腰正得意洋洋的望着她。

    “为什么要撒谎?”众人把被五花大绑起来的陈姐拖到了客厅中央,正翘着个二郎腿坐在客厅真皮沙发上的陆理抬眼冷漠的斜睨了陈姐一眼,气定神闲的问到。

    “呜呜呜?”嘴巴里被塞了抹布的陈姐痛苦的呜呜呀呀着,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

    “说,你明明知道我们辛辛苦苦在长颈村找白色小别墅,而你住的正是我们要找的那栋别墅,为什么还要撒谎把我们骗到密林里差点死掉?”旁边的赫珊一把拽掉了她嘴里的抹布,同时又把手里的那把锋利的匕首给抵了过去,恶狠狠的问到。

    “我也只是拿钱办事,我是拿了封口费的,我什么也不能说。”陈姐紧张的望着抵在自己脖子下面的匕首,动也不敢动,虽然满脸惊惧,但还是摇摇头道。

    “这样吧,那个人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陆理终于从沙发上起身了,蹲到了陈姐面前,伸手接过赫珊手上的匕首,在陈姐面前摇晃把玩着,还是那副泰然自若的神气。

    “我真的不能说。”陈姐还在犹豫。

    “怎么,软的不吃是吧?那我们来点硬的。”陆理还是笑笑的道,手里的匕首却已经再度划上了陈姐的脖子,轻轻一用力,一道血痕已经出来了,陆理故作惊讶的调侃道,“哟,已经出血了呀,好想再往下划一下,看看还会不会有人嘴硬呢。”

    “我说我说!”陈姐吓得动也不敢动,全身像绷紧的弦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陆理失手自己这条小命就没了,这才急急道,“是我们家主子交代的,让我去告诉你们。”

    “你们家主子?是伽马吗?”陆理想了想,问。

    “你们认识伽马。”听到从陆理口中蹦出伽马这个名字,陈姐瞬间有些吃惊。

    “对,你们很多事我们都知道,所以你最好不要隐瞒,如果有说错的地方或者欺骗我们的地方,你今天就别想活着离开这栋房子了!”陆理和伽马哪儿能谈得上认识,但见到陈姐这幅表情,心理顿时也明白了七八分,便故意借势威胁道。

    “不不不,我不会隐瞒的。”陈姐见状连连道。“我主人是咖马的老婆,我是她请的菲佣。”

    “这个女人。”陆理说着拿出沈好美的照片在陈姐的眼前晃了晃。

    “不是不是。”出乎意料的是陈姐连连摇头。

    “那这个女人呢?”陆理又把手机翻到了一张路佩佩的照片上。

    “这不就是刚才那个女人嘛?”没想到陈姐还是摇头。

    看样子这下问题有点复杂了,陆理思索着,收起匕首,起身道:“带我进去你们住的那栋别墅。”

    别墅的内部装饰,并没有什么特别,很普通的欧式度假别墅装修风格,这是陆理进入别墅的第一感觉。他专门换上了水道工的衣服,跟着陈姐的身后进入了伽马的别墅,当然,为了挟持陈姐,他的匕首也正偷偷抵着陈姐的后背,咖马正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喝茶,陈姐想要

    躲开咖马的视线把陆理从沙发后面带进来,没想到咖马已经看到了他们,突然问到:“等等,你们这是要干嘛?”

    陆理忙低下了头,把工帽的帽檐更加往下压了一压。陈姐故作镇定的指了指厨房:“修下水道,厕所的下水道坏掉了。”

    “哦。”咖马不再在意,放下茶杯提拉着拖鞋便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带我去你主子房间。”一楼的客厅中央是个旋转楼梯,咖马的房间正对着2楼的楼梯栏杆,陆理在楼下看着咖马关了房门,立刻压低声音在陈姐耳边命令道。

    陈姐没办法,只好带他上了楼梯,两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3楼最右边的房间,推开门,里面居然是一间纯中式装修风格的房间,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桦木屏风,屏风上敷着的是半透明的轻纱画布,几枝淡粉色的梅花跃然其上,透过屏风,可见一个身着素色旗袍黑发如绸的女子正坐在窗前,听到有人进来,回过头来,正对上跨步进来的陆理的视线,瞬时,

    两人的表情都在那一刻凝住了。

    “沈柔?”面前的那女子,瓜子脸、胜雪肌、远黛眉、含情目,活脱脱一个古典画儿里走出来的不染纤尘的仙子,陆理望着眼前的女子,犹豫着吐出一个名字。面前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沈好美同父异母的姐姐沈柔。

    2.沈柔

    沈父沈博文在发家前,只是一个普通的律师,后来遇到富家千金殷莹莹,就抛弃了农村的发妻和所生的大女儿沈柔,后来殷莹莹生了小女儿沈好美之后没多久,沈柔的生母就因为抑郁成疾去世了。当时沈博文靠着殷家的扶持,已经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大投资商,在家里也有了话语权,这时候想到了对沈柔的亏欠,就把沈柔接回了沈家,虽然没有公开承认是沈家女儿,但是沈家里里外外也都当她是大小姐般把她供养长大,但也因了这层关系,她和沈好美的关系一直不太好,直到后来殷莹莹也因病去世,沈好美更加怨恨沈柔,老是把自己母亲生病的理由推到沈柔身上,说是因为沈柔才导致母亲每天心情不畅生病的,每天对沈柔恶语相向,到后来发展到沈博文不得不把沈柔送到美国留学,将两个人隔开,家里这才稍显清净了些。

    而陆家作为殷家的世交,陆理更是一出生就和沈好美定了姻亲,因了这层关系,也算是从小和沈家姐妹一块长大了。这次沈家出事,他自是不遗余力寻找,但到此刻真的见到了沈柔,却又呆呆立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陆理。”女子见到陆理,也是吃了一惊,薄唇微启,半天才反应过来,速度的拉过了一旁呆愣着的陈姐,叮嘱道,“陈姐,你先出去,不要告诉任何人有人来过我的房间,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