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9.逃婚花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防盗章, 比例看作者心情

    虞兮只好隔着人群向谭则喊:“你不要耽误人家导演时间!”

    谭则喊了回来:“没事!我哥投过他不少钱!”

    众人笑得东歪西倒。

    谭则却浑然不觉,甚至很享受一般,从不知道谁那里抢了个凳子坐下,托着下巴, 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虞兮,“白芷姐,你穿旗袍真漂亮。”

    虞兮:“……要不给你也来一套?”

    “不了不了。”谭则立刻投降, 为了表示自己绝不干扰拍戏,紧紧地闭上嘴, 做出一脸乖巧的表情。

    他毕竟年轻帅气,故意做这幅表情, 惹得片场的几个女明星和女助理全都看了过来。

    虞兮:“……”

    她其实也不明白谭则为什么会突然来片场,按照道理,谭则应该很忙才对——不过谭则除了一开始吼了一嗓子之外, 倒真是一言不发,认认真真地坐在一边看她拍戏。

    这部网剧原本预期和游戏同步上架, 因为女主演吸|毒被曝光,耽搁了一些时间,所以现在的拍摄进度很紧。

    虞兮虽然NG不多, 拍完今天的戏份之后, 天也已经彻底黑了。

    她卸妆出来, 谭则还坐在那个小凳上, 看到她, 站了起来, “白芷姐。”

    然后注意到了她身后的女助理,“这位是?”

    “哦,”虞兮说:“铭音给我安排的助理。”

    谭则笑,“呀,路老师现在成大牌了?”

    “客气,哪比得过谭少。”虞兮说着把身后的助理拉了过来,“来,小何,这里是你们谭总的弟弟,趁这机会赶紧讨好讨好。”

    小何立刻说:“小谭总好。”

    谭则:“……”

    “行了,”虞兮自己也笑了,然后看向谭则,问他,“你不是挺忙么,怎么还有空过来?”

    天色很暗,路灯晕着暖黄色的光,照在谭则脸上,倒也有几分温柔。

    他望着虞兮笑,“对呀,所以我来看你一趟,多不容易。”

    虞兮:“……”

    谭则又在这时候问她:“走走?”他略微顿了一下,“小何可以先回酒店。反正——白芷姐,我来你们剧组这么多人都见着了,也不差再一起走回去吧?”

    虞兮:“行啊。”

    以她的眼力,当然看得出来谭则这是有意想跟她传点什么娱乐新闻出来。她现在巴不得多搞点事,自然乐意给谭则这个机会。

    两个人随意地走着,谭则先问她:“你拿到了《夜雨》女主?”

    “是啊。”

    “厉害!”谭则说着一个旋身站到虞兮面前,因为太过突然,虞兮险些撞到他身上,“你是怎么干过那于什么的?”

    虞兮皱眉,“什么于什么?”

    谭则干脆就直接倒着走了,“就那于……于……你以前那替身。”

    虞兮眉毛一挑,刚想说那于什么叫于凌燕,突然想起来谭则和于凌燕是合作过《玉门》的,不至于不认识,只能是故意装的,就为了说于凌燕是她的替身讨自己开心。

    她绕过谭则继续往前走。

    谭则转身,几步赶上她,“诶,有你,我记那个于什么是谁干嘛——下雨了!”

    虞兮伸出手一接,果真落了毛毛雨。

    夏天气候变化极快,现在是毛毛雨,没准五分钟之后就变成了倾盆大雨。她转头看了谭则一眼,正打算加快速度回酒店,却见谭则变戏法似地摸出了一把伞,撑开,把伞柄递给她,“喏。”

    虞兮问:“你呢?”

    “我不要。”

    虞兮从他手里接过伞,突然说:“你哥给《夜雨》追加了投资,我又联系了以前的熟人。”

    谭则知道她这是在回答自己胡搅蛮缠之前那个正经问题,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我们这可真是夜雨了。”

    然后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白芷姐,你在剧组可能不知道,那个于凌燕的反应真是太好看了!她经纪人还打电话骂了我哥一顿,骂得跟泼妇一样,其实我哥早把电话扔一边去了——”

    ……

    五分钟之后,虞兮终于知道自己迅速回酒店的决定有多么正确。

    ——毛毛雨真的变成了倾盆大雨。

    谭则一开始还能十分悠闲地雨中漫步,现在终于维持不住绅士风度了,蹭地一下钻到了她伞底下。

    他比虞兮高了许多,伞又不够大,只好整个人缩了起来尽力往虞兮身上贴,像只淋湿了毛的大狗。

    虞兮必须承认自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谭则本来长相身材就好,又湿了衣服拼命往她身上贴,她一时没忍住,轻轻侧头往谭则耳朵里吹了口气。

    谭则几乎捂着耳朵跳起来,义正言辞地指控:“你撩我!”

    然后死不要脸地把嘴凑到她面前,“……公平起见,让我撩回来?”

    ……

    ----

    谭则和虞兮走远后不久,仿民国建筑的小巷里,一个人缓缓地走了出来。

    雨实在是太大,他手里虽然撑着伞,全身上下却已经淋了个湿透。

    明玦。

    明玦抬头望着谭则和虞兮远去的方向,嘴唇在雨里冻得青白,握着伞柄的手因为太过用力,指节僵硬得跟冰一样。

    虞兮已经走远了,他什么都看不到,只有路灯和雨。

    明玦尽力挺直脊背站着,却终于克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了起来——当年,路白芷冒着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