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赌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想了很久才想起自己失踪那晚当值的侍女叫含烟,因被皇帝临幸过,所以过了年龄也没有出宫。容郁想起那夜的情形,确实诡异,不知道当真是含烟搞鬼还是别有原因,但太后既然这么说,她也就不好再行追究。

    忻禹来翠湖居来得勤,下人自然不敢怠慢,容郁日子过得逍遥,却日比一日懒,到入冬以后连无心亭也去得少了。忻禹政事忙碌,见她长日无聊,便发话请了两名命妇进宫,一个是秦夫人,一个是勤王妃。秦夫人博览群书,胸襟开阔,说话行事爽朗不让须眉,极有见地;勤王妃出身豪门,见多识广,虽然言语之际不免拘泥,但也是极好的伴当。两人一到,翠湖居果然热闹许多,容郁虽然行动不便,但看得有趣,兴致大增,连饭食也比平常来得多,忻禹闻之甚为欢喜,对身边人道:“勤王和秦相真是我的肱骨之臣啊。”对两人赏赐甚多,荣宠有加。

    勤王妃对此甚为不安,私下里同容郁道:“我家王爷所受礼遇本来就大大胜过其他几个亲王,眼下皇上又这般荣宠有加,只怕会被言官所讥。”容郁安慰她道:“王妃多虑了,勤王爷原本就是今上的亲兄弟,都是先帝血脉,同气连枝,无论皇上如何加封赏赐都绝不过分。”见她委实不安,便转告忻禹,忻禹亲自召见,同她说道:“六哥在外多年,勤勉有加,声誉卓绝,为天下士人所推重,我这做弟弟的,怎么能一点表示都没有呢。王嫂不必多心。”勤王妃这才放下心去。

    倒是秦夫人受之泰然,旁人问其缘故,秦夫人道:“朝廷上的事自然有朝廷上的人去解决,我只管做份内之事,其余诸事,既忧不得这么多,也管不到这么多。”容郁听说了,心中道:到底秦夫人知书达理更胜一筹。忽又想到那日西林塔倒,秦祢不知道尚有命在否,一时又想:秦夫人这样大气的女子,配秦相却是可惜了。

    有人陪笑照料,日子到底过得快些,不知不觉又过去一月,屈指算来,容郁腹中胎儿已有九月足,翠湖居如临大敌,惟秦夫人说笑自如,道:“瓜熟蒂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连月都有御医把脉说诸事皆好,娘娘放心便是。”她言笑宴宴,细心处却又周到缜密,处处维护,容郁心中感激,见身边无人,便握她手道:“我能得识夫人,实乃生平大幸。”

    秦夫人垂首道:“娘娘若当真觉得妾身尚有可交之处,妾身倒有一事相求。”

    容郁平日里见她风光霁月,略无心事绕怀,如今却这等模样,心中甚奇,稍稍一沉吟,便道:“夫人先说来听听,若容郁力所能及,必然应允。”

    秦夫人道:“娘娘垂手之劳而已,妾身先行谢过。其实也无他事,只求娘娘赐我义绝。”

    按照大宇王朝的律法,除七出和三不去之外,夫妻的离散方式还有和离和义绝两种,和离是夫妻双方不相安谐而自请分手,义绝则是强制离散。

    容郁见秦夫人无故提此要求,心中更奇,却听秦夫人又道:“娘娘不必即时下旨,妾身只求一纸手令。”

    容郁道:“俗话说,宁拆千座庙,不毁一门婚,都传夫人与秦相恩爱弥笃,这手令教我如何写得出来?”

    秦夫人面色悲凉,屈身跪倒,道:“不瞒娘娘,秦谢氏这般请求,只为保住秦氏血脉不绝,纵是背上骂名也在所不惜。”

    容郁道:“夫人这话从何说起?”

    秦夫人道:“娘娘是明眼人,自然知道皇上召我与勤王妃进宫所为何事,我家相公虽小有才气,实则为人糊涂,迷途难返,妾身也无可奈何,可是秦氏一族,实不应因他一人而血脉断绝,我膝下一儿二女,已经救不得了,小月已有身孕,若娘娘准我义绝,小月是我家婢女,自然随我。妾身自入宫以来颇得娘娘照看,小月也说娘娘是个善心人,还请娘娘成全,若侥幸能保住秦氏不灭,妾身必然立下家规,世代不许出仕。”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