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回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容郁坐进马车,行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抵达目的地,地方虽然偏远,但是市面上竟也不见萧条。

    才一下车,便有人领她进一偏帐,帐中一人背对着她,听到脚步转身来,行礼道:“娘娘金安!”竟然是朱樱!容郁一路惊险,陡然见到她,倍觉亲切,脱口道:“你还活着啊!”竟是惊喜万分。

    朱樱素来不苟言笑,听到这话,不由莞尔,道:“托娘娘的福。”又道:“我家王爷和瑞王爷在帐中等候娘娘,娘娘这身装扮终究不宜。”

    容郁知道她是要帮自己洗去易容药物,心道:我被柳洛一路带到幽州,却不知道他在瑞王面前编了什么借口。

    洗去易容诸物,又换过女装,有侍女过来领她进瑞王金帐,方一进入,便看到齐刷刷跪了一地,道:“娘娘万安!”容郁许久没得到这等礼遇,沉一沉心,道:“免礼!”

    各人分尊卑主次坐了。

    容郁这是第一次见到瑞王,他和皇帝并不很像,也许是被塞外的风沙磨砺成这般模样,留了络腮胡,粗犷,声音坚定有力。席中自然美酒佳肴,平郡王与瑞王相对饮酒,容郁细听他们对话,才知道平郡王对瑞王说带她出宫的借口居然是宫中多妒妇,她有孕在身,怕防不胜防。

    容郁心道:以忻禹的手段,后宫谁敢兴风作浪!

    瑞王却点头称是,说:“堇妃着人行刺这等事都会发生,皇兄实在应该找个人当皇后,整顿一下后宫,我看容娘娘气度不凡,倒是合适人选。”

    容郁心中叫苦:这话若是传到忻禹耳中,自己的命就被送掉一半了。口中却只道:“王爷多虑了。妾身哪能担此重任?何况立后之事,皇上心中自有分数。”

    柳洛饶有兴致地看她一眼,道:“容娘娘是否不愿为皇上分忧?”

    容郁知道他必然又被扯起心事,恨得咬牙,脱口道:“平郡王如此热心,不如请平郡王整顿后宫。”

    柳洛与瑞王闻言哈哈大笑,瑞王一口酒喷出去,把席面都污了,只得叫人上来清理,重新上菜。柳洛只得道:“娘娘善辩,恕小王答不上来。”

    这时候有歌舞上来,那舞倒也罢了,音乐苍茫荒远,比之宫内精致繁复的乐曲,也算是别有风情。容郁听得出神,忽然瑞王道:“娘娘在幽州遇险,说来还是我的责任,如今娘娘要回宫去,我也没别的可说,只一句话:我担保娘娘一路平安。”

    容郁心知必然又是柳洛在捣鬼,又想:借这个机会回宫倒也不错,皇帝总不能削了瑞王的面子。于是起身,敛衣行礼道:“如此……多谢王爷!”

    瑞王道:“娘娘打算什么时候走?”

    容郁道:“就……明日吧。”

    话才出口,忽然就想起忻禹,离宫这么久,他会不会有了新的宠妃?一时归心似箭。

    歌舞罢,容郁便托辞疲倦,提前退席,走出去老远,还能听见帐中传来豪迈的笑声,她心中想道:瑞王这样一个人……也会反吗?

    回到自己住的偏帐,朱樱在里面等她,见她进来,取出一小瓶药来,说:“王爷说你要回京,这是解药,每日服用一颗。”

    容郁知道她虽然很少有好脸色给自己看,但是终究没有害过自己,便低声道:“明人面前不打诳语,前辈应该知道,平郡王还不至于有本事在举手投足间下毒。”

    朱樱面色不改,仍是将药瓶丢给她,说道:“我家王爷不下毒,不见得别人不能下毒,这药得之不易,你莫要糟蹋了。”

    容郁将药瓶收了,道:“还有别的话吗?”

    朱樱摇头说:“幽州到京城,一路山高水远,你自己小心。回了宫就不要再出来,以后离我家王爷远一点。”她转了身要走,容郁在身后幽幽地问:“你以前……是琳琅的侍女?”

    朱樱身子一震,并不答话,径自出去了。

    容郁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