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兰阁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色幽蓝,还没有大亮,秦祢的身形越走越远,而待在门外的另一人也撤了下去,也许是对门内的余某人信任有加。容郁想道: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现在不走,怕是走不掉了。

    此念一起,身形即动,侯府中静得可怕,兰阁子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容郁不敢去想柳洛会受到怎样的酷刑,她也知道自己帮不到他,惟一能做的是赶紧去找宇文翼,如果时间来得及,或者他还能有一线生机。

    她借助花树的掩饰向正厅飞奔,才到门口,便听得里面传来两人对话,其中一人道:“那随行侍卫还没找到么?”竟是宇文翼的声音,中气十足,全不像一花甲老头,而另一人随即答道:“还没有找到,总共跑不出这园子去。”

    宇文翼道:“他竟然没有去兰阁子,倒叫我意外了,不过姓柳的小子到哪都带着他,总有个缘故。”容郁心道:他必然是外人假扮的宇文氏下人,否则如何敢用这种语气说起柳洛。正想到这里,一人走进去,道:“不必担心,那侍卫不过是个女的,皇帝的妃子,被柳家小儿拐了来,掀不起多大的风浪,不过当然也要抓紧,不能让她走了——南少侠,我要回西林寺一趟,烦你开门。”容郁听出来是秦祢的声音,早在心里将他骂过千遍万遍,却也更加发愁,王府的大门锁得紧,她又如何出得去。

    宇文翼道:“怪不得我见她举止并不像一般侍卫,姓柳的小子胆子倒大,连皇帝的女人都敢拐,走吧,我去开门。”

    容郁困在原地,想到柳洛生死未卜,不由双泪直流,不断地只想道:怎么办?关键是要走出这侯府,而且要在天亮前走出去,想要从大门出去显然已经不可能,侯府中高墙壁垒得铁桶一般,要翻墙却也难到十分……她想到翻墙,忽然心里一动,想起侯府中的凤凰树,凤凰树长那么高,枝叶都伸到墙外去了,老远就能看到火红一片,从树上爬过去倒是个可行的计划。

    她瞧瞧天色,时间急促,便也不多想了,奔至树下,抬头一看,大片大片的凤凰花罩在头上,黑漆漆一片如乌云压顶。爬树这种事还是幼时顽皮时候的举措,不想今日用来逃命。她久不曾这样剧烈的活动,但是此刻情急,一咬牙,手脚并用,竟也没半点滞碍,三下两下爬上树去,衣服被树梢勾下一大块去也顾不得了。

    她从墙头往下看,因为高,有点晕眩,她拽过一根长的枝条,试试手感,发觉凤凰树的枝条并不柔韧,而是相当的硬,它在承受了一个人的重量之后固然会向下弯,但若是说这根枝条能将她安然送到地面去,连她自己也不相信,略一犹豫,将外袍脱下,取出寒冰刃来将衣裳割开,结成长条,绑紧在枝上,闭眼想道:成与不成,三条人命,全在你了。

    当下抓住布条,双脚一蹬,身子荡了出去,那速度并不十分的快,凤凰树的枝条慢慢往下探去,不多时就弯到极致,她这才慢慢将手中布条放出,一寸寸往下坠落,中间偶有衣帛撕裂之声,让她心惊肉跳,生怕到一半突然掉下去……还好并没有,最终是在离地面一尺的地方布条到了尽头,容郁长长出一口气,冷汗已经将背心打得湿透,她心中暗道一声还好,松手跳下去,落地时候脚一软,瘫倒在地。

    一双脚出现在她的面前,布鞋,灰色长袍。容郁顺着衣物看上去,看到秦祢的脸,他似乎在笑,依然是温文尔雅,气质高洁。然而容郁不啻是见了鬼——鬼都没这么可怕。她轻轻叹一声,喊道:“秦大人。”

    秦祢道:“如果娘娘在扬州就答应回宫去,又怎会落到这等田地?”

    容郁知道不能善了,只淡然道:“生死都是命。”

    秦祢道:“如果娘娘能告诉我你在扬州去了什么地方,又看到了什么,或者我能念在皇上面上网开一面,放娘娘一条生路。”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