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杀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容郁在又一个午夜醒来,没有月光。黑袍人黑色的披风撩到她脸上,微微的痒,往上是面无表情的脸,蜡黄,黑洞洞两只眼。

    “你来了。”

    黑袍人瞪视她的面孔,不说话。

    容郁垂了眉,轻描淡写地说:“除了我,是不是还有别人也对平留王妃有过兴趣呢,比如余嫔?”

    黑袍人的瞳孔微微收缩,那一个瞬间容郁看到他的眼眸,如尖利的针,刺得容郁不得不让开目光,但是她仍然倔强地重申:“不是么?”

    “你怎么知道?”黑衣人的声音迟缓,沙哑,似是长期不说话的淤堵。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皇上没有抹杀过余嫔的存在,她的事,只要有心,总是能查出来的,比如说,她为什么憎恨翠湖居的木槿?”

    “为什么?”

    黑袍人没有回答,他在寝宫里走来走去,马靴踢蹋踢蹋在空旷的宫殿里发出凌乱而巨大的响声,没有人进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整个翠湖居,整个皇宫都像是睡着了。黑袍人像只暴怒的兽,在荒野上肆无忌惮,他猛地转身冲了出去,隐隐长啸从宫外传来,暴怒,愤恨,还有无穷无尽的悲哀。

    容郁忽然害怕起来,这是个不可理喻的人,天知道他凭了什么能在这宫里横行无忌,天知道他从哪里得知这么多足以诛灭九族的秘密,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杀人还是放火——便是他将这翠湖居一把火烧了她也毫不奇怪。容郁胡乱想着,外面静了下去,一丝声音也没有,风声水声也都没有,整个翠湖居像是魇在梦里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唯这静寂越发的叫人毛骨悚然,以为时光停滞到了天荒地老。

    漫漫长夜在东方隐隐的霞光中结束,她终于支持不住睡了过去。

    “昨儿晚上,你可听到些什么了?”容郁依次唤了知琴、知书、知画、知棋四个来问,答案竟是出奇地一致,说是昨天太累,倒下就睡了,什么都没听到,容郁狠狠盯住她们的眼睛,都是坦然无畏的神色。知棋看出端倪,问容郁可是听见些什么或者看见些什么,容郁抬头看看窗外说:“许是皇后娘娘不舍得,我这里几张帕子,你帮我去兰陵宫烧了罢。”

    知棋一怔,应声而去。

    容郁随口打发了知画知书知琴三人,换过衣服,往碧泺宫去。

    碧泺宫里缠绕了许多年的碧萝,阴湿,幽暗,不见天日。这样的地方原本并不适合藏书,但是大宇皇朝的创建者执意将碧泺宫定为藏书阁,从此以后,段氏列祖列宗,子子孙孙的档案被锁定在这里,在悠长的岁月里发酵成传说,或者跌落如尘埃。历史是那样不可靠近的一样东西,你以为你知道了,你记录了,若干年后的人打开来,所有文字和图画里所记录的时光,其实并不存在——真相总是湮没的。

    容郁伸手去取柳毅世家。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被史笔列入世家的,大宇朝不封异姓为王,据容郁所知,柳氏是惟一的例外,柳毅与柳言并入世家之传,至于柳洛,那要看他的造化了。

    “你想知道什么?”声音就在她身后响起来,贴那么近,他呼吸的热气拂开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