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非典型性倒斗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您的购买率不足,沉沉和周道长在和谐, 要等一段时间后才会显示

    门前还聚集着大批闹事的人, 周易刚将车停下,闹事者便注意到了, 纷纷抬头望来。

    视线隔着车窗相交,吓得王桂香一激灵, 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口罩与帽子戴上,再把头绳取下,用头发遮住侧脸。

    一套动作是既惊慌又迅速, 看得秦周两人俱是一怔。

    “他们看不到车内。”周易最先反应过来, 朝她解释。

    “看不到?”王桂香往窗外再看。

    果然,外面的人见看不清, 就又低下了头继续干嚎。

    谁也没打算守着车,等里面的人下来。

    毕竟,这车一看就很贵, 王桂香这种人怎么可能买得起?

    他们来闹事儿前, 雇主将王桂香的家境说得很清楚。

    “就抓着王桂香跟蒋蕊那小妖精照死里弄,不要误伤其他人!不然总会有人先受不了, 到时候报警就不好办了。”那雇主对事儿看得门清。

    死了儿子还能头脑清晰的安排报复步骤。

    “那就好, 那就好……”王桂香松了口气, 摸摸腿下的真皮座椅,小声嘟囔, “这真是好车。”

    具体情况, 在来的路上她就跟秦沉周易交代过了:“我女儿有个男朋友, 家里挺有钱的……”

    还记得,在说到这里时,她的嘴角还不自然勾了下。

    后视镜照得一清二楚。

    “上上周,他们去雪山旅行,三天两夜。运气差,遇到雪崩,他俩被困在了山上。”

    之后就是很老套的情节了,天寒地冻手机没有信号,身上只剩下半背包零食。

    两人都陷入了绝望。

    每天只吃一点食物,互相抱着取暖,等着不知能不能到来的救援。

    幸好,男孩从小保持着每天都和父母联系的习惯,那天晚上父母没等到电话,就立刻查了当地新闻。

    发现雪崩消息那刻,老两口直接就站不住了,赶紧联系当地警察。

    可天寒地冻,山陡路滑,等救援队找到他们时,还是晚了一步。

    男孩死了。

    “那您怀疑,蒋蕊是被男友附身了?”秦沉顺着她的思路问道,说完看了眼周易。

    “死者死亡时间,蒋蕊被附身的时间。”周易没直接否定。

    “叶谦是在上上周日死的,囡囡……被附身时间就是昨天。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附身,但……”王桂香犹豫。

    但她总觉得那个人不是自己的囡囡。

    “很大几率是附身。”还没看面相,周易就下了结论,“今天是周一,昨天是周日,而死者死亡时间是在上上周日。”

    接下来的话就算不说,车内的两人也能听懂了。

    死后第七天……

    头七啊……

    难怪。

    但具体情况,还是要等见过蒋蕊才能确定。

    毕竟按照王桂香的说法,蒋蕊又不是害死叶谦的凶手,就算成了鬼,叶谦也不该对蒋蕊怨恨到这种地步。

    除非她有所隐瞒。

    见彻底没闹事的再往这边看,三人才决定下车。

    王桂香轻手轻脚地将车门关上,生怕无意间刮花了什么部位。

    到时候赔钱事小,万一大师一生气直接拂袖走了,她囡囡的病可就没法治了。

    **

    纸钱呛得人直咳嗽,也不知道烧了多少。

    再多几个叶谦,B城的雾霾指数绝对会更上一个等级。

    三人憋着气冲进楼道,快步到了蒋蕊家,进门、关门、吸气,动作一气呵成。

    原本以为到了屋内就好,谁知一踏进屋子,竟有一股比纸钱还难以接受的味道冲进鼻腔。

    又酸又臭,浓郁极了。

    像是三个醉鬼,头对头将一晚上吃的酒饭都呕了出来,秽物又被烈日暴晒了一天。

    秦沉的脸直接绿了,胃里一阵阵地向外反酸水。

    “不好意思,我女儿她醒来后一直在吐,还没来得及收拾,就……”她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呕——!”

    一阵呕吐声从厕所传来,伴随着什么重物砸在塑料盆上的声音,动静很大。

    “囡囡!怎么又吐了!这是吐了一天啊!”王桂香把包随手一丢,踢着刚换的一只拖鞋,另一个脚光着脚就朝厕所跑。

    秦沉的脸更绿了。

    他本来就犯恶心,此刻听到那么剧烈的呕吐声,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还好这一天就吃了个水果捞,胃里没什么能吐的。

    秦沉闭目稳稳神,强压下喉咙的不适,坚强地跟在了周易后面。

    可离厕所越近,那股生化武器般的酸臭味就越浓烈。

    门内,蒋蕊已经吐了一天,不仅吃不下食物,就连水都喝不进去。

    嘴里面的怪味时刻提醒着她,昨晚都做了什么。

    生啖骨肉的画面从眼前依次闪过,她就算吐,也减轻不了分毫的恶心。

    直到在马桶边吐得快晕过去,脑袋栽了进去,她都觉得泛黄的马桶比自己的舌头干净。

    周易从进门后到现在,一语未发。

    厨房内的状况他已看过,没有问题。

    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蒋蕊身上。

    将蒋蕊从额头仔细看到了下巴,周易抿起唇,收回如电目光,垂眸思考。

    秦沉个子比周易矮,他看到了在被睫毛遮挡住的瞳中,夹杂着一丝疑惑。

    能让周易疑惑?难道不是普通的附身?

    “囡囡,你跟妈妈说说话吧,妈妈知道你害怕……你看,”王桂香拉着她指向门口,“大师来了,不管附在你身上的是什么东西,大师保管能把它抓了去,叫他魂飞魄散!”

    她没提叶谦的名字,毕竟蒋蕊的抑郁症和他有关。

    蒋蕊听后,身子明显一颤。

    只见她勉强把头抬起,瞥向秦周二人:“道士?”

    听她声音嘶哑,像是被胃酸腐蚀过,王桂香眼睛一酸:“对,可灵了,隔壁你干哥哥,去年不是差点出事吗,就是这位吴大师救的。”

    秦沉向来绅士,即便此刻厕所异味让常人难以忍受,但顾虑小姑娘的面子,他只是屏住呼吸,并没表现出任何厌恶的神色。

    还向她点头肯定。

    可一点头,像是触碰了什么雷区。

    只见前一秒,女孩虚弱的脸唇白成一个颜色,下一秒挣开王桂香的手,一跃而起,瞪着眼睛对他们大吼。

    “臭道士!我不需要你们救,滚出去,滚出我家!”蒋蕊的眼睛充满了敌意和排斥,还随手捏起手边的牙刷杯,朝他们丢来!

    周易手快接住,蒋蕊却趁机跑了出去,不顾王桂香地阻拦,一头冲进卧室。

    “砰!”地关上门。

    “为什么她会拒绝?”秦沉不理解,“不管她是不是凶手,遭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应该害怕才对,可他为什么会对我们摆出防御姿态?”

    难道怕我们是骗子?

    一旁的王桂香赶忙道歉:“她脑子坏掉了,医生说,她这里有病的。”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你们不要跟她一般计较的呀。”

    这母亲也奇怪。

    “有蹊跷。”周易没理王桂香,自顾自的解释,“只要等到鬼怪附身,我就能将它驱除,但……”

    他只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下去。

    “那我们现在……?”知周易有顾虑,秦沉没问原因,直接询问解决办法。

    “等。”指令简洁。

    说完,周易便在沙发中间坐下了,目不斜视地瞧着蒋蕊卧室紧闭的房门。

    眼神平静,竟真一点不急。

    秦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