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6.比试(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臭小子, 还没开始比就先长他人志气。”陆老大气得吹胡子瞪眼, 要不是隔着桌子,陆明朗还要挨揍。

    颜老是和周易一起下来的,周易听了多少,他就听了多少。

    颜老满意地:“这个提议不错, 道法比试自古就有。其实,先贤们一直认为经常切磋道法, 才能自省不足,取得更大进步。”

    不用周易说, 他也早有此意。

    虽然秦沉在年轻人里很有人气, 可那只是风水界的未来, 风水界现今还轮不到他们插手。

    颜老既然想收秦沉, 就先得让他赢场比赛, 可只跟明朗一人比,不够。

    “那爷爷是同意了?”颜空撇嘴, 她是希望老头下来阻止闹剧的, 怎么跟周易突然都发起疯,跟着陆家那位闹。

    颜老:“我本来也打算在今日通过比试挑选弟子, 所以一会儿不止明朗和沉沉要比, 其他小辈们, 只要想进我颜家, 都要参与。”

    “所以您的意思是, 只要在比试中获胜就是颜家弟子了?”人群中有人想再次确定。

    “那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拜吧。”颜空知道这又是陷阱, 可她这话说得让陆老大不爽。

    呵, 这听着跟秦沉必定夺冠似的。

    “不过,”见众人期待模样,颜老又补了句,“今日没来的孩子就当自动弃权,我没提前通知比试也是想看看,有几人是真的看重这事。”

    他这话补得妙,李老二和另为女士面露尴尬,可其他人不会再怀疑这场比试的真实性,只当是颜老早有此意。

    “那比试内容是否颜老已经定好了?”秦沉心中还是没底。

    “比试分三项,第一项……”颜老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秦沉道,“判灵。”

    “判灵是什么?”陆老大是道法门外汉。

    “不行!”他不懂,有人懂,先前夸过秦沉的女人否定道,“判灵看的是天赋,有人一眼就能看到鬼怪真身,有人只能看出模糊轮廓,有人修炼一生也只能立筷判鬼。颜老您可不能偏心。”

    秦沉天赋好,除了陆老大,谁都看得出。

    先前以为秦沉是内定弟子时,大家都以为没机会才没多说,眼下自家儿女好不容易有机会了,虽然胜算不大,但该做的努力还是要做。

    “这行明明天赋才是最重要的。”颜空小声嘟囔。

    秦沉关注重点还是不同,听了女人的话惊讶地问周易:“那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吗?”

    周易:“不是,天赋低的看不见”

    在场过半小辈儿:“……”想脱粉。

    虽然是被迫比试,可秦沉还是会全力以赴。

    因为周易为了维护他,将话说得那么大,他要是输了,丢人的就是周易与吴家。

    而且周易做事向来有他的道理,这次也一定是对秦沉有充足的信心,确认他不会输,才会答应。

    “师父,无论一会儿比什么都能赢吗?”秦沉小声回头询问。

    “不知道。”周易实话实说。

    秦沉瞪眼:“那你还答应。”答应还不算完,还把他和吴家、周易的面子挂钩。

    周易平静回视:“怎么?”

    他想说就说,就跟当初想用假名就用了,周易没觉得有何不妥。

    可看秦沉紧张,周易想了想袖下食指拇指并拢,打算对比赛结果粗判。

    他俩的小动作全被颜老看在眼里,他捋捋白髯,乐呵呵地戳破周易算盘:“先说好,为了公平起见,在场长辈请不要私下卜卦。”

    ‘长辈’周易默默松开二指,双手背后。

    **

    第一场比赛最后决定比运财术。

    这考的是修为,也是判断风水师日后能否有生意进门的标准。

    毕竟,这世上求捉鬼的客户还是少,更多人找风水师是希望改命,而最方便最直观能让人生活幸福感提高的,那就是钱。

    没钱的希望有钱,有钱的希望成首富。

    风水世家能盘山头,开豪车,其实都是从这些求财的客户手中赚到的。

    “可是增财运不是要改家中摆设,还可能迁祖坟吗?”大家纷纷准备起待会儿需求的东西,秦沉根本没听明白,躲到周易身后问他。

    “可这些我都不会呀。”说话时他还得装的沉稳不惊。

    “这是最老套,也是效率最低的增财方式。”周易压眼,“用时过长,不适合比赛,一天内得不出结果。”

    “一会儿比的是和阴兵借财,‘五鬼运财术’。”周易说了个秦沉从没听过的名字。

    “那你说需要准备什么,一会儿该怎么做,我现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反正考试前一天背二十页A4重点的事儿,秦沉也没少干。

    周易从前襟拿出一只毛笔与两张黄符,递去:“这有一张画过的,一张空的,开始时你将空符放在桌上,照着另一张画。”

    “好,还有呢?”秦沉追问。

    其他世家子,有从库房搬密坛、设香炉的,有从厨房拿米的,还有现场掏出剪子捡纸人的。

    秦沉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只有两张符一支笔。

    “没了。”哪知周易还真没更多的要给他了,“足够了。”

    真的足够了吗?

    秦沉看了眼其他设备齐全的选手,心中忐忑,但到底还是相信周易,他没再多问,拿着东西去了分给自己的桌前。

    方法不限,比的是看谁能在一炷香内和阴兵借来的钱财最多。

    厅内设了七张盖着拖地白布的方桌,每人单独一张,也是为了更清晰地对比。

    陆明朗设香案,点了三炷香拿在手中,恭恭敬敬地对香案鞠了三躬:“天苍苍,地茫茫,五鬼在何方?今日拜请五方生财鬼,急需五鬼显神通。”

    念完咒语,他直身上前,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态,将三炷香从右到左插在香炉内,三根香高低前后都保持在同一条线。

    颜老见了满意点头,对陆老大道:“不错,明朗虽刚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