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她姥姥上个月就跌着盆骨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以徐回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他让武七七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当他的女伴,尤其是泛亚音乐节的女伴,那就是把武七七往前推的意思。这一点,范湖明白,武七七也明白。所以范湖花重金给武七七置办了一身行头,武七七忐忑不安地把激动过后渐渐升起的廉耻感揣进了怀里。

    八月十二日傍晚时分,武七七终于跟日理万机的陈稚联系上了。

    陈稚虽然刚刚自新疆戈壁滩出差回来,却未见一丝疲态,她把笔记本电脑搁在膝上,手中是一叠俄语资料,她的目光大多数时候粘在俄语资料上,偶尔偏转一个角度看一眼两周未见的武七七。

    武七七看了看陈稚身后的背景,是她家那辆服役了将近十年的老福特。

    “武陈氏,你这是刚回来?”

    “嗯,航班晚点。”

    陈稚出差前跟武七七闹了点不愉快,由于武七七坚持不承认自己是错的一方,陈稚推了推眼镜毫不迟疑地剥夺了她叫妈的权利,武七七习惯了,跟小时候一样叫她“武太太”、“武陈氏”。

    武七七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直到看到陈稚由于一直没法集中精神阅读资料开始蹙眉了,终于把最近的苦恼和盘托出——武七七其实称得上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一般她打定主意的事儿,她很难接受别人不同的意见,而很罕见的她打不定主意的事儿,比之总是长篇大论满嘴鸡汤的武洲,她比较愿意跟陈稚商量,陈稚不会花太多时间在她不感兴趣的事情上面——她感兴趣的只有各种植物——所以每次武七七碰到难题跑来请教,陈稚的一贯风格是不挖历史,不展望明天,就事论事,言简意赅。

    武七七言谈间掩去了徐回的异常,只概括说是“一点点举手之劳”跟着她坦诚了自己挥之不去的廉耻感和一点点羞于见人的利益心。

    武洲和陈稚耐心地听完了武七七的陈述。

    武洲轻咳数声,刚要开口表达自己的意见,陈稚那稍显苍白的手就自后座伸过来了,她施力点了点他的肩膀,一板一眼道:“她问的是我。”

    武洲好脾气地笑笑,专心开车。陈稚虽然一出校园就进了研究所,没有跟社会有过深刻的接触,却有自己的一套特别简单却特别管用的三观体系。武洲倒不担心陈稚给出不靠谱的意见,他只是希望陈稚用词能稍微委婉一些。

    陈稚问武七七:“确实只是举手之劳?”

    武七七老实道:“确实。”

    陈稚:“那人家为什么要邀请你?”

    武七七有点烦躁地抓着大腿的痒痒:“两分感谢,八分希望我继续保密。”

    陈稚保持了一小段时间的沉默,她的目光没有意识地停留在武七七天灵盖儿上,就跟脑中正在推导公式似的,半响,她给出了非常明确的结论:“那就不要去。第一,你那一点点举手之劳配不上人家大张旗鼓的回报;第二,这种把别人的难言之隐说出去的行径只能证明你的卑劣,你保密是应该的。”

    武七七盘膝坐在床上,她看着床尾华丽的红色拽地长裙,回想起白日里程帆帆的“武七七,我感觉跟着你没有出路啊”,垂死挣扎道:“但是这也不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而且我衣服都拿到了,PRINCESS高定,租借费很贵的。”

    陈稚听出了武七七一点点的不甘心,不愿意再浪费自己的时间,她草草结束话题,道:“做多少就拿多少,不要培养你的欲-望。”

    武七七这个晚上睡得特别不好,她早早就躺到床上了,却直到凌晨一点都没有睡意,好不容易睡过去了,却是连绵不断的梦境。

    翻个身,是以前农村送殡的队伍。

    翻个身,是医院病床上再也醒不过来的陈思瑜。

    翻个身,是陈稚干在书页里的沉甸甸的眼泪。

    翻个身,是她一个人在谁家屋檐下躲雨,那雨淅淅沥沥的,却一直不停歇。

    ……

    武七七早上六点半在极度不舒服的状态下醒来的时候终于做了决定。

    “嗯?武小姐?”施源的声音里仿佛天生带着摸不透的但似乎是温暖的笑意。

    武七七不敢犹豫,害怕自己后悔,她眯缝着眼握拳一鼓作气道:“早上好,施先生,不好意思,嗯,我不能跟徐回先生一起出席音乐节了,麻烦您重做安排,我知道时间有点紧,但是麻烦您了。”

    武七七特别不好意思地重复道歉,她知道自己在这种就差临门一脚的时刻退缩有点不地道,且也有以退为进矫揉造作之嫌,但她顾不了了。

    武七七当然干过坏事儿,且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小到偷偷改试卷分数被罚做家务,大到把学姐打得鼻血长流被记大过。但她从来没有做过这种利用别人的弱点占便宜的事儿。她其实特别清楚,她帮忙徐回只是举手之劳,保密也是举手之劳,这样顺水推舟,实在是没品。陈稚说,做多少就拿多少,不要培养你的欲-望。武洲说,欲望有个闸口,一旦打开,你就关不上了,不要高估你的自控力。她知道他们是对的。

    出乎意料地,电话那端居然出现了徐回的声音。

    “为什么?”他问。

    武七七卡壳了。

    “为什么不能来?”

    武七七转头看着重新悬挂起来的红色拽地长裙突然就后悔得有点想要飙泪的感觉了。但是小演员和大神的故事实在不能以这样赤-裸-裸的利益交换的方式开场。

    “……我姥姥跌着盆骨了。”

    “.…..”

    施源收回手机,一时有点没法下嘴评价。跟徐回一起在泛亚音乐节典礼上压轴出场绝对是一个圈内没人能抗拒的巨大诱惑,尤其是之于武七七这种不起眼的怎么都红不了的新人。但是武七七拒绝了。因为她姥姥跌着盆骨了。

    “武小姐……令人动容的孝顺。”

    徐回起身走向卧室。

    “她姥姥上个月就跌着盆骨了。”

    八月十四日,泛亚音乐节如期在大都举办。红毯仪式十分浩大。长期霸-占微.博话题榜的韩国K. O.和SOWHAT组合、华语乐坛第一代天后邹琪和其同性日本情侣井上真衫、日本第一歌姬锦户未来、有小惠特尼之称的刘姿雯、音乐教父崔成勋、美国出道的韩国籍小天后朴京一一现身,红毯现场星光熠熠。

    两位红毯主持人按照节目流程把控着时间采访嘉宾。问的是千篇一律的譬如“最近在忙什么”、“未来有什么打算”这样不痛不痒的问题。K.O.组合和SOWHAT组合不约而同地表示眼下正在筹备新专辑,新专辑大约在年底发行,敬请各位歌迷朋友继续支持;邹琪非常无所谓地坦诚最近放空,没有音乐或宣发工作的安排,音乐节后大约会准备一次旅行,地点未定;锦户未来很苦恼地抱怨正在为一部经典音乐剧苦学英文,她的英文老师要求她一天起码要背二十个以上的单词和句子,烦死了;刘姿雯落落大方地表示正跟大学室友联系,她们当初蜗居在宿舍里时曾异想天开在全国大学城外面开连锁火锅店,而现在她们慢慢有这个能力了;崔成勋在准备全球巡回演唱会的事宜;朴京首度回应韩国国内媒体的猜测,非常干脆地承认有要来中国发展的计划,她所在的经纪公司正在跟大疆接洽。

    朴京签名离场后,徐回压轴一个人徐徐走来。媒体的镁光灯在一瞬间闪到极致。徐回没有悬念地掀起了红毯上最大的高潮。

    “各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