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第 18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当然不止他一个人这么想, 大家都是如此, 都想赶紧上桌,吃一顿饱饭。

    而且这会儿家家户户都传来一阵让人流口水的肉香,只有刘婆子愁眉苦脸地望着锅里那越炖越倒胃口的猪腰子。

    “娘, 听说大家都在炖肉吃, 那咱家的肉呢!”沈东强一路走回家,不晓得闻到了多少肉香,馋的他都想跑人家家里, 偷偷尝几口。

    刘婆子面色阴沉地指了指锅里的炖猪腰子,说:“咱家的肉都在这里了, 你看能吃不?”

    沈东强听了,赶紧看了一眼锅里的炖猪腰子,顿时他就有些恶心连连后退。

    这猪腰子要烧好了,那肯定是美味, 可要是没处理好, 那真是越炖,这腥味就越往外冒, 再说这刘婆子出了名的小气, 她哪舍得放什么大料,用水过一下, 把它切片爆炒。

    她都是直接扔到锅里, 放点盐和水, 然后就那么任它噗通噗通的煮着。

    那要是能入口才怪了。

    “娘, 这玩意儿咋吃啊?”沈东强先前还幻想自己回家, 就能看到一锅炖得又香又软地野猪肉,结果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他娘炖得这东西,他看了第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能咋吃,就这么吃呗!”刘婆子说是这么说,实际上让她真吃这炖猪腰子,她也没勇气下嘴。

    可随之她看了一眼嫌弃到不行的沈东强,唆使道:“你那个相好石知青不是分到野猪肉了吗?你要不去她那里,把肉拿来,反正她一个女人,也吃不了多少,还不如便宜咱们。”

    沈东强回答道:“娘,她已经把肉炖上了,我还怎么给你拿过来。”

    刘婆子却不死心,恨铁不成钢地瞥他一眼,说:“那咱上她家吃去。”

    沈东强双眼一亮,赞成道:“娘,你说得对,咱上她家吃去,她分到的那野猪肉还挺多,肯定够咱吃。”

    刘婆子心里嘚瑟极了,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不错,这裘大壮,杨东岳和傻旺三个王八蛋不想让自己吃好的,她偏偏不如他们的愿,正好这石知青一直吊着他儿子,她也该看看她去,问问她到底啥时候嫁进他们家。

    ……

    杨东岳并不知道刘婆子把主意打到别人身上,准备吃完之后,在他们面前炫耀一番。

    他目前只专心埋头苦吃,像桌上的豆渣饼早就被哄抢而光,得亏他眼疾手快,给上菜的林秋珍留了一个,不然她这做饭的人,不就白辛苦了。

    像猪血炖豆腐,炖肘子这两道大菜,真是吃得他们满嘴流油,虽说这野猪肉的腥气特别重,他以为林秋珍再怎么做,肯定都不会好吃到哪里去。

    不曾想,这味道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奇怪,相反,这肘子炖得十分软糯,并且林秋珍还偷偷往里放了一点红糖,让它变得咸甜适中,肥而不腻。

    只是傻旺明明点名要吃这道菜,结果入口最多地还是猪血炖豆腐,至于炖肘子,他吃得不多,杨东岳很是好奇:“富贵,这炖肘子不是你最喜欢的吗?你咋不多吃点?”

    傻旺先打了一个饱嗝,才道:“爹,这肘子是孝敬你和姥爷,还有妈和姥姥的,我吃了很多,已经吃不下了。”

    “富贵,你这也太懂事了,这肘子就是我们专门做给你吃的,你应该多吃点。”邓翠云有些惊诧,这傻旺好像比以前更机灵了,乖巧地让她都心疼。

    林坤牛和杨东岳倒是认为这傻旺是个憨娃,智力方面跟常人是比不得,不过他是一个特别明事理的好孩子。

    他们不应该小看他。

    林秋珍和林秋桂则开始惊喜这傻旺越来越有正常人的模样,其实傻旺跟真正的傻子还是有区别的。

    他外表看着,跟正常人差不多,说话流利,并没有口齿不清晰,或者经常流口水,又或者一直傻笑不停。

    他就是有时候会比较暴躁,会长时间发呆,然后咬着自己的胳膊不放,再说随着他慢慢长大,他发狂的次数越来越少,很容易被安抚,或许将来,他会有彻底清醒,变成正常人的一天。

    “我不吃,吃不下了,给二弟,三弟,四妹吃,他们爱吃。”傻旺揉揉自己挺起来的小肚子,撑到都不想站起来走几步。

    杨文斌,杨文海和兰子他们跟着傻旺有样学样,说:“我们也吃不下了,给姥姥,姥爷,爸,妈,小姨吃。”

    林坤牛和邓翠云,还有杨东岳他们微囧,同时又认为这四个娃个顶个的懂事。

    饭后,大家都跑到门前的枣树下乘凉。

    林坤牛更是惬意地拿出他自己切好的烟丝,放到鼻端深吸了一口烟叶独有的味道,才把它放进烟斗里面,点燃,翘着二郎腿,一边抽,一边悠闲自得地哼着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哼到最后,完全跑调。

    让一旁教兰子数数的杨东岳,差点都忘记他数到哪儿,连忙抱着兰子往旁边挪了挪。

    难道这就是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爸,这道题咋做?”杨文斌一吃完饭,就自己抱着小板凳来到枣树下,趁着天没黑,赶紧将老师布置的作业给写了。

    他们柑家村不像别的大队都有独立小学,而是他们村一位初中毕业的庄稼汉,自己空出一间屋,当教室,全村凑钱,从镇小学那里买来一些教材和课本。

    所以这开学放假的时间,由那位男老师自行拟定。

    他也想着趁着秋收还没到,赶紧把课上了,好让孩子们跟着家长一起劳动。

    杨东岳很耐心,他很详细地把解题过程和步骤全部告诉杨文斌,等他明白之后,他又重新出几道题,让杨文斌自己做一遍,如果他都对了,说明他真的是领悟了。

    至于杨文海,杨东岳准备在他还没上小学之前,先给他启蒙,教他背古诗,做一些简单的算术题,以后入学了,也跟得上。毕竟这基础还是要有的,像后世越发达,越注重幼儿早教,都打着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口号。

    那他肯定不能浪费了杨文海的聪明才智,谁让他是三个娃中最狡猾,最有主见的一个,他亲哥杨文斌相对来说,要老实一些,没他心眼子多,有时还要反过来听从杨文海的主意和安排。

    林秋珍和林秋桂两姐妹一面说说笑笑,一面编着草鞋,她们只有到过年了,才会每人做一双黑布鞋,熬过寒冬。

    像夏季,春季,秋季都是穿草鞋,草鞋方便,坏了再重新编一个。

    杨东岳从来没穿过草鞋,但是原身穿了几年,这脚掌早就磨了一层又一层的厚茧,那他穿着自然是没什么不舒服,可要论舒适,他当然觉得还是凉拖最爽。

    这邓翠云吃完饭就赶忙跑去和村里那些四五十的大妈婶子,以及闲得无聊的小媳妇们聊家常,聊各家八卦,比如谁家媳妇过不下去,想跑了,谁家男人又打牌打输了,要去帮人家掰半亩地的玉米。

    又或者谁谁眉来眼去,看对眼,说他们有猫腻……

    甚至这说着说着就讨论到了杨东岳。

    尤其是队长媳妇闫秀红,她都不明白杨东岳为啥突然转性,看着竟没有以前那么惹人厌,不过这是好事儿,证明林秋珍的苦日子过到头了。

    邓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